第二十章得见汇灵之上血溅五步(1/2)

加入书签

  鱼篓客栈是一家完全由竹子木头建成的吊脚楼,本不是特别坚固,但是上面有符文铭刻!是店主找强大的修士铭刻,一般汇灵境修士至少五层天全力一击才能穿透。±,

  任哲被一记髓龙掌打飞,径直撞进吊脚楼下酒馆的墙壁里,直接撞断了刻有符文的墙壁,就像装在了城墙上,他一瞬间只感觉头晕脑胀,肚子里翻江倒海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。

  翁子怒吼“卑鄙,你他娘的这种手段也使得出来!”

  “战场上胜即是王,谁跟你讲道德廉耻!”后方观战的人群中,有些人故意这样说道“再说了,虽然这不是战场,但是只允许你们用计谋,就不允许我方用计谋吗?这多半正是谷公子的计划,卜少的髓龙掌一出,谁与争锋!”

  “计谋?战斗技巧是计谋,但乘人不备,伤战场之外的人算什么?不是卑鄙是什么,连这都分不清,亏你们还瞧不起我唬头寨!”王云飞闻言怒斥。

  “哈哈哈…我卑鄙?”那卜少啐了一口唾液,冷笑道“我在卜村的经历…受过高人指点,传下这掌法,平日里最宝贵的就是这双手掌,而你们却用阴谋将我的手掌中伤,这笔帐我找谁去算?”

  髓龙掌的修行者,最宝贵的就是一双手掌,更何况他有任务在身,这才一开始就负伤,让他愤怒,让他不爽。

  “云飞,你去看一下任兄伤势如何!”

  翁子不想废话了,身形幻灭,直接就冲向卜少,简单直接。

  这一次显然,翁子也动了真怒,当着他的面伤他兄弟,这种事,绝不能忍。要知道他还不知道任哲实力几何,就上一次长毛怪的事情看来,绝对不足以应对这样强劲的对手,毕竟,灵溪高手催发秘术施展的髓龙掌,对于一般人来说,绝对可怕。

  也不知道刚才那卜少是否全力出手,如果全力出手,怕是任哲性命堪忧!

  “卜少,给他点教训!”不明真相的人在那里大吼,看不清局势。

  而事实上是,卜少看到翁子冲向他的那一刻心里就已经开始打鼓了,这个人的身法快速至极,他凭借眼睛似乎根本捕捉不到,这是实力的绝对差距!

  该死!怎么会!这竟然是一个灵湖高手!他暗骂。

  灵溪跟灵湖根本是两个概念,早先云飞和翁子两个人对三个人,所以使用战术,这样解决起来比较轻松,可是而今面对卜少一个人,那实力就是绝对的压制。

  所以按道理来说,这卜少再厉害,也不过是个灵溪六天的高手,充其量算是学了比较厉害的法门,攻击方面有所专长,对于灵湖六天的翁子来说,终究差距很大。

  妈的,这一天来的真早!卜少心中暗道。

  “哈哈哈哈哈…”卜少突然长笑出声,脸上有着一丝疯狂“谷哥,琳儿!这唬头寨一脉的剩下的任务就交给你们了,我先行一步!”

  那躺在地上意识模糊的谷公子和少女琳儿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表情一僵,当即大吼“卜少…不要!现在还不是时候!”

  “哼!我等不了了…”卜少此时眼角甚至有些湿润“终于…这一刻终于来了!一个灵湖高手,值了!这种代价,任务应该可以完成一半吧,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,谷…”

  旁边的人群呆滞,完全不明白这唱的是哪一出。

  “卜少!你冷静,即使你杀了他,即使我们的任务完成,可你也终究付出太多,你死了,他们……即使回来了又如何!你不在了,你想过他们吗!”。

  “这次来刚好碰上赖大巫,说好的一起向大人请教呢,也许大人有办法救出…愿意出手也说不定!”

  那蝴蝶裙少女和斗篷少年都发了疯一样,极力阻止卜少。

  “太晚了!”卜少双眼血红,全身都开始颤抖“我已经停不下来了!”

  翁子此时已经冲到了卜少面前,对着他飞起就是一腿“卑鄙之人!不管你有什么过去,现在我都不懂得怜悯,自己做出的事就要付出代价!”

  纯肉身流打法!这样很浪费灵力,可是翁子此时的怒火燃烧,顾不得了,他需要的是简单直接的一场胜利。

  翁子四周上下悬浮着六座灵湖,每一座都散发着浓郁的波动。

  这意味着这一腿将会很重,带着罡风,灵力加持,是最本源的战斗灵力加持,这一腿下来就是一棵古树也要被踢的爆碎,山岩也要被踢成粉末。灵湖强者,灵力浩瀚成湖,比灵泉强者的灵力雄厚的多,这样一腿,翁子相信眼前这个少年是避无可避的,如果硬挡,结果就更加不由分说。

  然而结果是出人意料的!

  那双眼通红,脸曝青筋的卜少弓腰驼背,只用一只手就环抱住了翁子的腿。

  “你…”

  这种气息…好强!翁子感觉不妙,这卜少跟完全变了个人似的,实力暴增!这不符合常理,一个灵溪六天

章节目录